主頁> 研究報告>公司研究>

慧聰集團再戰江湖,誓言四年實現千億營收

2018年7月底,最火熱的財經新聞無疑是拼多多上市后引發的一系列熱議。在CEO黃崢滅火之余,隱身在其后的“帶頭大哥”段永平再度走進人們的視野。

段永平這位旅居美國的60后老企業家其實一直存在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當中。不管是當年的小霸王、步步高,還是如今的oppo、vivo,或多或少都有這位“帶頭大哥”的身影,更逞論是號稱3億人在用的電商新貴拼多多。而在段永平的操盤過程中,“浙大系”呼之欲出。從段永平自己到oppo的陳明永再到黃崢,無一不是浙大出身。

8月5日,香港上市公司慧聰集團(HK.02280)發布2018年上半年業績盈利預告,預計今年1~6月集團營業收入同比增幅170%,凈利潤增幅30%~50%。盈利預告發出后,慧聰股價持續上漲,一周漲幅超10%。

多家機構研判,慧聰營業收入大幅上漲并帶動股價不斷攀升,是集團換帥以來一系列動作帶來的組合效應。 慧聰集團在去年底前履新了董事長,新掌門劉軍同樣出身浙大,這個名字跟聯想劉軍一模一樣的70后,一直以“學長”段永平為榜樣,他在許多場合都一再強調,“做正確的事,然后把事做正確”,而這,恰恰也是段永平的商業智慧。

一紙軍令狀,40歲再出發

在唐朝,人的平均壽命只有38歲,40歲擺在古代已算高齡。段永平在他40歲的時候就移居美國,過起閑云野鶴的生活。但今年已經“四十不惑”的劉軍,卻選擇披掛上陣,接任慧聰集團的掌門人。

慧聰集團的前身是以提供信息服務為主營業務的“慧聰網”,2003年底在香港上市時一夜之間創造了126個百萬富翁,風頭無二。 彼時馬云才堪堪轉戰淘寶戰略,PC互聯網剛剛露出苗頭,移動互聯網還未出現。本來有著良好開局基礎的慧聰,卻因為種種原因沒有趕上這兩波互聯網浪潮,逐漸掉隊。

劉軍接過慧聰集團帥旗的時候,很多人不理解他。這個當年浙大四校合并后的第一個學生會主席、全國學聯副主席,有著太多亮眼的履歷,也早就實現了財務自由,完全可以有更閑適的選擇。選擇慧聰,同他當年大學畢業的時候選擇去西部當志愿者,選擇放棄眾多國內外名企offer,進入“IT+地產”模式的頤高一樣,源自于情懷+拼勁。

“雷軍年過40歲創辦小米科技,那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狠勁和艱苦拼搏的精神給我很深的觸動。這也是促使我來慧聰拼一把的一大原因。我也算是40歲重新出發。”劉軍說。

這股拼勁不止說說而已,這位理工科出身的CEO立刻將它轉換為可量化的目標。今年4月,劉軍在集團管理層會議上立下軍令狀:“我是一個目標感極強的人,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慧聰集團要分別實現100億、200億、500億、1000億的營收目標,做不到我主動下課。”

2017年慧聰集團營收37億,也就是說,劉軍要實現目標,第一步就意味著今年集團的漲幅要達到170.3%。對于一個成立25年,業務形態相對穩定的公司來說,這個并不容易。

變革,是勇敢者的游戲

掌舵一家相對成熟的公司,劉軍卻一直以創業者自居,這種姿態,注定了劉軍大刀闊斧的改革勇氣和抓住風口的敏銳嗅覺。

大學剛入校“一定要做學生會主席”,碩士期間“一定要得竺可楨獎學金”,畢業以后“一定要在IT+地產行業闖出一片天地”……劉軍說“我是一個目標特明確的人,只要認準一件事,不論吃多少苦,付出多大代價,都一定要做到。”

帶著明確的目標和堅定的內心,劉軍開始對慧聰業務線全面梳理。作為行業的老玩家,慧聰雖然沒有抓住過去十年互聯網騰飛的紅利,但是旗下的中關村在線每年都有1個多億元的利潤,其余40多家子公司和60多個頻道或者不賺錢或者利潤少得可憐。在劉軍看來,攤子太大,深度挖掘不夠制約了慧聰發展。“哪怕再復制出三、五個中關村在線,每個行業的利潤5000萬到1個億,慧聰在信息服務這塊的利潤就有3、4個億了。”

挖掘“慧根”,找準癥結后,劉軍對慧聰集團進行了重新定位——“成為中國領先的產業互聯網集團”。 產業互聯網(Industrial Internet)作為傳統行業通過“互聯網+”實現轉型升級的重要路徑之一,意味著制造、農業、能源、物流、交通、教育等諸多傳統領域,都將被互聯網所改變和重構,并通過互聯網提高跨行業協同的效率,實現跨越式發展,這也正契合了政府提出的“中國制造2025”的遠景目標。“因為在中國還沒經過互聯網和數據升級改造的傳統產業,占GDP比例的90%以上,這里的發展機會太大了。”

在市場趨勢和國家戰略當中找準方向之后,劉軍開始對慧聰進行“減法+聚焦”的內部改革,優化資源配比。短短9個月的時間,劉軍不僅組建了新的管理層,建立了新的業績問責機制,還轉讓關停旗下50多家參股企業,進行部門裁撤,崗位精簡,逐步將慧聰冗雜的業務版圖聚焦到信息、交易和數據服務三大板塊,在“媒體+技術+交易”的產業互聯網總體戰略框架下,建立以交易服務為場景、數據服務為基礎、信息服務為支撐的產業互聯網全產業鏈生態。

在信息服務板塊,利用中國第一大科技媒體"中關村在線"深度服務to C客戶的需求增長,依托中國第二大B2B門戶網站"慧聰網"服務工業行業63個大類,將業務范圍拓展至全國上百個城市。從最新的Alexa排名情況看,這兩大信息服務平臺的流量正在持續攀升。比如中關村在線目前日均PV1.85億,覆蓋科技產品線580條,增長趨勢明顯。

在交易服務板塊,劉軍把重點放到了三個“重度”垂直互聯網上,其中棉聯定位于棉花B2B,買化塑定位于化工、塑料產業B2B平臺,中模國際定位于建筑模架行業B2B平臺,并著力打造上海慧旌作為跨行業供應鏈金融綜合服務平臺,深入供應鏈各個環節,將金融服務貫穿在全景交易當中。按照劉軍的戰術,要通過金融、物流、倉儲的融入,使得慧聰集團能為傳統產業鏈注入資金流、物流、信息流,搭建出全場景解決方案。

數據服務作為慧聰前景最廣闊的板塊,劉軍劃定由負責數據生產的兆信股份和專營數據應用的慧嘉來挑起大旗。兆信股份是國內最大的數據防偽打碼公司,每年發放的產品數字身份證達200億之多。“慧嘉”則以技術驅動營銷,為客戶提供精準的跨平臺整合營銷服務。隨著數據成為核心財富的趨勢加強,劉軍寄望兆信和慧嘉以“生產數據+應用數據”的強大組合,服務傳統行業從營到銷的流程閉環。

接掌帥印至今不足一年,劉軍的改革步伐之大,力度之深,出乎了很多投資者的預料。1月管理層會議上定下新藍圖,4月初戰略控股棉聯,顯示了在交易服務板塊挺進的力度,7月增持兆信股份至75%,彰顯了在數據服務方面發力的決心……

不斷變革創新,努力很快就有了結果。慧聰集團上半年業績盈利預告顯示,業績大幅增長主要得益于信息服務板塊和數據服務板塊的穩健增長及投資產生的收益。

勇敢是成功者的通行證。劉軍在2018年開局就喊出了“超越·蝶變”的口號,要破繭成蝶,推陳難,出新更難。面對慧聰的商業版圖,劉軍的目標是簡化,“首先要把這張圖越畫越簡單,以后我還會把這張圖改得更小,什么時候這張圖越來越小,就證明我成功了。”

風口,站上去還要會飛

劉軍說學長段永平一直是他的榜樣。從打造火遍大江南北的“小霸王學習機”,到創立家喻戶曉的“步步高”;再在網易最底谷的時候成功投資;甚至是在黃崢還籍籍無名的時候帶著他一起和巴菲特餐敘……段永平的眼光之獨到深深影響了劉軍。

“選擇比努力更重要。” 對于時代風向的把握,劉軍一路走來有很深的體會,也正因為如此,劉軍迅速嗅到了5G以及區塊鏈技術的發展會為互聯網產業打開新的窗口。接掌慧聰后,持續對兆信的增持,劉軍瞄準的是推動兆信股份打造出全球最有價值的溯源公鏈“慧鏈”。

區塊鏈、物聯網最有價值的公認應用是溯源,而兆信股份在防偽溯源領域處于領先地位,每年發放接近200億個產品數字身份證,賦碼數據市場應用率達25%,累計保護品牌價值超過20萬億。在天然優勢下強強結合,兆信股份在慧聰集團的支持下,2017年啟動了區塊鏈+物聯網技術研究,在技術層面,與清華大學數據中心開展緊密合作。

去年,兆信股份開始借助區塊鏈、物聯網技術,完善中國產業溯源生態。在這個過程中,慧聰首先抓住了食品藥品領域產品安全溯源的旺盛需求,先后與十幾個大客戶簽訂了合同,包括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國內外機構,還有知名企業如中石油、貴州茅臺、同仁堂、承德露露等。伴隨著技術研發和與產業客戶的深入合作,慧鏈在更多行業的溯源應用場景已經落地,通過連接供應鏈,共建信用體系,解決信任問題,慧鏈幫助這些企業實現了產品的“來源可查,去向可追,責任可究”。 慧鏈,讓B2B“老大哥”慧聰占上了新風口,重拾自信。

2017年的財務報告顯示,占慧聰收入6%的數據服務業務的增速是220%,同時來自防偽溯源公鏈——“慧鏈”服務的收入增速為60%。 這個起始速度,加上區塊鏈、物聯網自身的“加速度”,后勁被市場普遍看好。機構認為慧鏈是區塊鏈、物聯網在行業應用中的規模突破,預測今年慧聰數據服務收入有望實現 300%以上的增長,獲得4-5 億元的營業收入。

作為業績增長極的慧鏈,也積極適應國家“一帶一路”發展戰略。劉軍希望在進口食品方面,通過運用區塊鏈、物聯網技術,從食品安全上追溯到國外最終生產源頭,同時幫助質檢部門實現進口產品的質檢信息可追溯到生產源頭,方便其在貨物進口的時候可直接調出數據,加快整個產品的通關速度。從而最終全方位給廠家、質監部門、以及消費者帶來便利,實現更高效、更優質和優惠的服務。

兜底和分享,讓團隊煥發生機

領導一個團隊最難的是什么?劉軍說是“兜底的決心”。“面對一個問題,當團隊中的其他同事都已經束手無策時,我就是最后一道關,我失敗了,那么就全輸了,因此再大再困難的事,我都必須要承擔起來。”領導者必須敢于承擔,讓團隊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一起重整旗鼓,沖鋒陷陣。

2017年慧聰年度業績報告顯示,集團共有2578名雇員,經過人員優化,減少了銷售人員增加了研發人員。

今年7月,慧聰集團更是推出針對2名執行董事及19名集團高級管理人員的期權激勵計劃。圍繞著劉軍立下的軍令狀,這一涉及總計3600萬股股票的期權方案,以集團在未來三年須完成100億、200 億、300億的營收目標為前提條件,同時高管必須完成所服務部門或業務單位的年度績效目標。實現既定的績效目標后,可分三年階梯拿到股權激勵,每股股權行使價為4.60港元。這是慧聰集團成立20多年來,針對高管力度最大的一次期權激勵計劃。

掌舵不到一年時間,劉軍已經交出了一份不俗的業績表。而業務模式變革、對高管的期權激勵、慧鏈研發等一系列變革措施,讓劉軍有了完成既定業績目標的底氣。

劉軍將個人色彩融入慧聰這一B2B企業的底色當中,逐漸衍生出新的活力元素。“實現財務自由之后,對個人價值的實現和對成功的追求就成為重要的目標,所以我決意要做一件大事,而現在這件事就是帶著慧聰集團往領先的產業互聯網集團、全球領先的數據公司之路上邁進。”

就像段永平說的,“我們的理念不是要超越任何人,重點在于改進自己。”劉軍和慧聰的這一組合也正做著這樣的事情。


1 2 下一頁

文章來自:

大家都在看

相關推薦


有德州牛仔的游戏 加拿大28快捷开奖结果 河北福彩排列七开奖号最新的 金景配资 辽宁11选5精准推荐计划 天津快乐十分买号技巧 单双中特资料799222 在线股票开户 陕西省体彩11选五 排列5技巧绝密 吉林11选5遗漏号 上海十一选五20032521 下载股票行情手机板本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 股票涨跌秘笈 体彩七星彩综合走势图 湖北快三福彩